栏目:
------------------不定时更新制------------------
标签

岳母,被我干後的性福

2020-04-07
今天我出差谈业务,岳母开车到机场送我,因我和女友闹意见,心情不好,脸上的表情被岳母看了出来。
 
「和小颖到底怎麽回事?」岳母略带严肃的问我。
 
(实际上我还未结婚,因为是女友的母亲,便称呼岳母了)「没什麽啊,最近工作不太如意,不想把情绪带给小颖!」岳母看了我一眼似乎尚有疑虑。我不再说话,看着车窗外的街景,心裡一阵烦躁。妈的,那麽好的天气我却一付鬼心情,自己看自己都不顺眼。
 
「喔!到了。」「好的,谢谢伯母!」我打开车门,岳母探出半个头向我微微一笑:「到了给小颖打个电话。」「好的,我会的,代我向小颖问好。」岳母一踩油门,轿车一阵风似的转眼就消失在街头。我想着岳母刚才的眼神心裡有点不寒而慄……岳母出身世家,祖辈几代镇守边陲,至民国时代起家境开始没落之后和普通人家无异。但那流淌在身体内的血液却无时无刻不在证明岳母的高贵血统,岳母是独生女也许为重振祖宗基业吧,风华正茂的时候下嫁当地一位毫无文化的暴发户,一时富甲一方。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不几年夫君因经济问题潜逃海外再也没有消息,家业大半被国家没收,岳母独自一人把爱女抚养成人,不过即便以目前不到十分之一的财产也足可令母女俩不愁吃喝的用一辈子。
 
岳母自小聪慧过人对古诗词有极高造诣,相人之术也有过人之处,刚刚看我的眼神高深莫测似乎发现了什麽,一想到这裡我更加心慌意乱,情绪低落到极点。
 
飞机缓缓冲上云端的时候我的心情仍未脱离地心的引力,秘书雪敏在旁边解说着档,我含含煳煳的应答着,时不时瞟眼看看她。
 
我有女友公司人尽皆知,正因为如此我才和雪敏保持着非常微妙的关係。我非常喜欢和她聊天,就如她也喜欢看我拿着啤酒大声吟诵「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一样。我时常想,假如我先认识雪敏的话,也许一切都会改变……进入酒店洗了个澡后心情略微好了点,我拨通了小颖所在医院的电话:「我已经到了,不用当心,还好吗?」「嗯!还好啦,注意身体别工作太晚,早些回来我会想你的……」我心中升起一片温暖,「放心吧!我知道怎麽做,你也多注意休息。」「……要是……我说的是假如……我怀孕……」「别想那麽多,真有那麽回事我们结婚就是了,你不愿意吗?」一阵烦躁油然而生,好不容易有点好心情一扫而光。操,我心裡骂到,最近内心深处经常冒出肮髒字眼好像唯有这样心理才会平衡些。
 
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怔怔出神,这世界怎麽了了?为什麽偏偏是我?把所有能记忆的坏事全想了一遍也没有什麽出格的啊,何以会遭此天遣……妈的。
 
这次出差比较顺利,两天就把事情了了,第三天雪敏陪着我去逛街,给小颖和岳母挑选了几件礼物,晚上几个客户回请我到我下榻的酒店夜总会裡玩,特别挑选了位身材脸蛋一流的小姐陪我。看到她那风骚的淫荡样子我马上想起小颖,内心隐隐作痛推脱身体不适早早告辞回房间睡觉了。
 
本页网址
标签
口味推荐
看视频